保护地名文化,记住美丽乡愁——追思天桥沟惨案,传承红色基因

2021-09-13

天桥沟,位于河北省滦平县虎什哈镇六道河村,因沟口处有一个形似桥状的石头而得名。抗战时期,八路军进出关内关外时经常在这里落脚,被称作是八路军的堡垒村。

1941年10月30日,密联合县地方武装——长城游击队以下简称游击队30多人,在队长张宝仁的带领下,翻山越岭,从密云县吊马峪出发,沿潮河川,穿过日军西南地区防卫司令部古北口分部于营子、付家店敌据点的封锁线,晚间来到虎什哈敌据点南面的小黑沟宿营,等待有利时机,穿过虎什哈封锁网,奔赴丰宁县上王营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游击队在小黑沟受到了当地群众的热情接待。驻虎什哈伪讨伐队长兼警察署长刘汉卿获此情报后,用电话串通驻于营子的日本铃木部队中队长上村校一和警察分驻所所长小金井英一,密南北两路合围游击队。

10月31日凌,刘汉卿带领100多名讨伐队员从虎什哈出发,向游击队驻地小黑沟袭击。游击队闻讯后,鉴于彼此力量悬殊便避开正面敌人,转移至天桥沟。刘汉卿讨伐队赶到小黑沟没有发现游击队踪影随即当地群众逼问游击队去向,群众为了保护游击队安全撤离,谎称奔丰宁方向去了”,刘汉卿唯恐游击队袭击虎什哈警察署,便急忙返回虎什哈。与此同时上村校一和小金井英一率领日本侵略军和伪军警60多人从于营子奔向小黑沟,途径天桥沟西梁股被在天桥沟加心梁上放哨的游击队员发现,于是鸣枪报警,游击队迅速做出撤退部署,除留下3名战士扮成百姓掩护当地群众外,其他人向里转移,队伍在撤退时,与敌人交火,两名战士不幸中枪身亡。日本侵略军和伪军警没有抓到游击队于是闯进天桥沟挨户搜查抓人,把村农会主任牛长清、牛长华、牛长顺等6人串绑起来,强迫他们带路追击游击队。牛长清等6名群众着敌人绕道前进游击队顺利转移争取了宝贵时间,追到山顶,日本侵略军和伪军警见没有游击队踪影,才知道上了当,便对他们6人进行拷打逼问。牛长清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知道”,日本侵略军气急败坏,举起刺刀向牛长清的背后连捅后,把他踢下接着又继续逼问其他5人,仍一无所

日本侵略军和伪军警恼羞成怒,带着5名群众返回了天桥沟把天桥沟6户人家23游击队留下掩护群众的3名战士,以及外村来探亲、放4人,全部抓到村口的一个马架窝棚附近围起来,游击队去向。无论日军采取什么手段,村民们只有一个答案不知道日本侵略军和伪军警见逼问无果,便用枪托刺刀驱赶群众进马架窝棚,民兵中队长牛长华不甘被杀,赤手空拳与敌搏斗,奈何寡不敌众,被抬起来从窗户扔进屋里,仍骂不绝口。日本侵略军架起机枪向村民实施了血腥屠杀刹时,上至70岁的老人,下至不满周岁的婴儿,还有临产的孕妇全都倒在血泊中扫射后,日军又用刺逐个捅了个遍,然后搬来柴草,放火烧毁全村所有房屋,又将村内鸡、羊、猪等牲畜抢掠一空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直至下午才返于营子据点。

为了给游击队争取充足的转移时间,天桥沟群众众志成城、宁死不屈,掩护游击队顺利撤退。当日,共有32人惨遭日军杀害,是滦平境内牺牲人数最多的惨案。第二天,七道河村的乡亲们闻此恶耗,来到天桥沟抢救亲人埋葬尸体。现场被杀之后又焚烧的尸体残缺不全无法辨认,经村民商议,只好把房子墙壁推倒,在原地址将遇难者进行了合,当地将其称为天桥沟惨案“肉丘”坟。天桥沟被夷为“绝户庄”,自此再无人居住。

天桥沟惨案,共被日本侵略军和伪军杀害32人,烧毁房屋18间,全村被毁昭示了日军在滦平犯下的残无人道的暴行。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纪念在天桥沟惨案中牺牲的同胞,让后人能不忘历史,缅怀先烈,当地和政府的关怀下,重新修缮了死难者合冢墓。2011年,根据民政部“各地依托现有烈士陵园,统筹规划,适当集中,分类实施,力争在2014年10月1日前完成所有散葬烈士墓的迁移、整合、修缮工作,完成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维修改造,基本建立起长效管理保护机制”的要求。2013年4月5日,“天桥沟惨案”死难者合冢墓,迁入滦平县烈士陵园,并立碑“天桥沟抗日英烈之墓”。每年清明、930烈士纪念日,全县干部职工、师生、战士等社会各界人士会到此开展多种形式的祭扫活动,来缅怀革命先烈。“天桥沟惨案”幸存者牛长荣和牛财也多次为来此悼念的人做爱国主义教育报告。2021年,新的滦平县烈士陵园在天桥沟遗址处即将建成,烈士陵园内设有纪念广场,庄严的烈士纪念碑和主题浮雕引领人们追寻红色记忆,重温革命历史,在天桥沟惨案中遇难的八路军战士和群众遗骸将重回故土。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我们将继续传承和弘扬英烈精神,以他们为榜样,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历史中获得启迪,不断奋发向上,奋勇前进,为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以优异成绩向建党百年献礼。


分享